跟男人吵架的藝術


跟男人吵架的藝術

作者:鄧惠文

今天我要敘述一個很典型的故事。
週日下午,Grace跟男朋友快樂地在忠孝東路吃墨西哥菜。男友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接聽,臉上露出奇怪的表情,看了一下Grace,然後說:「我現在跟Grace在吃飯」「我不確定晚點會不會有事,好,我再跟你說」。
聰明的Grace,以及所有聰明的姊妹們,我們都知道,這是一個女人打來的電話。於是Grace停下咀嚼,盯著男友等待他的解釋。
他是這樣說的:「奇怪!是Eva。她幾百年沒call我了。」
Eva是他的前女友。Grace是很沈得住氣的女人,她不像我們一般人會立刻氣急敗壞地追問「她說什麼?」、「她找你幹嘛?」,她只是停止一切動作,讓凍結的氣氛形成對男人的一種壓力,這種壓力讓他來不及編藉口,只好直接說出來:「她問我今天有沒有空去幫她修電腦。」
Grace放下刀叉,繼續盯著男友三秒鐘,在這三秒鐘之內,她已經決定要怎麼做了。
「嗯,所以呢?」這是提供他最後的機會,看他怎麼做而決定判他什麼罪。
「沒有啊。我說我在跟妳吃飯,我沒有答應她今天會去。」啊,這個白癡。
難道他以為Grace是聾子,沒聽到他說:「好」嗎?沒答應今天,可是顯然答應改天會去了,不是嗎?
完蛋,有意矇混,Grace一定會判罪加一等。
Grace說:「分手那麼久了,為什麼她會找你?」
「找我修電腦而已啊!我們分手時又沒有撕破臉,大家還是朋友嘛。」
Grace想想,不,不對。「如果很久沒聯絡,她打來起碼要寒暄一下,問問你最近好嗎,接著問你可不可以幫她修電腦,然後再問你什麼時候有空吧?怎麼會劈頭直接說『今天方便過來嗎』,好像昨天才跟你講過話似的。」
Grace連如何發覺他不夠誠實的邏輯都說明得一清二楚,這種法官算是仁至義盡了。
「我怎麼知道?她就是這樣說的啊。那是她的問題又不是我的問題。」男人都是這樣逃避責任的,接著便埋頭苦吃:「快點吃好嗎?都冷了!」
當然,美食當前怎可錯失,何況這是男友領薪水後難得請客的一餐,Grace繼續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不過,她才不在乎「口中有食物不能講話」這種淑女規範—她一邊繼續審問著:「那你打算怎麼辦?」
「如果妳不希望我去,我就不去。」他最喜歡這一招了,假裝作一個球給女人,但事實上很多女人都會因為面子或自尊心,而講不出「你不要去」這句話。
所以Grace不正面回應,她問:「那如果Eva再打來呢?」
「那我就說改天吧。」
此時Grace火大了,就像每一個女人想的:難道你不能清楚地拒絕,對前女友說「抱歉,我不方便去幫妳修」嗎?
這些男人到底是有什麼問題?
據男友所說,他跟 Eva分手的原因是她佔有欲太強,太愛吃醋了。Grace事後告訴我:「妳不覺得這個女人很過份嗎?自己當人家女朋友時知道要吃醋,現在明知人家有別的女朋友,還來找人家修電腦,人家女朋友就不會吃醋嗎?」「沒聽過『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嗎?」
Grace最唾棄這種既自私又愛利用別人男友的女人了。她臭罵了一頓,結果男友說:「妳想太多了,她快要結婚了!」
顯然他完全不知道 Grace在氣什麼。都要結婚了還這樣,更令人髮指!為什麼不找她自己的男人修呢?而且,以自己快要結婚了當作一種保護色,讓Grace的男友覺得很安全,這算什麼?
至此Grace已經瞭悟,她的男友不會承認這件事是有問題的。她開始沈默,表現出她的不以為然。男友說:「不要這樣啦?這是我最後一天休假耶!」「我們去妳家好不好?」Grace完全不回答,做錯事還想親熱,哪有這種事。不過,並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堅持正確的制約模式,許多女人在跟男人吵架時,因為亟欲修復被破壞的親密感,往往輕易答應對方施予的小利小惠,最後根本忘了自己的訴求。
他又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了!」
Grace挑起眉毛:「以後?」她冷笑兩聲:「以後我還有機會知道嗎?以後你絕對不會告訴我了!我只有這次機會,一定要今天就解決。」她說。
「不然妳要我怎麼樣?」終於認真開始談判了。
Grace沒那麼簡單,她說:「現在的情況,你沒有資格要求我告訴你怎麼做,應該是你自己去想,看有沒有我喜歡的解決方法。」這是談判中重要的原則:千萬不要太早露出底線,因為這樣會讓對方有討價還價的機會。
「拜託!我好話說盡了,也道歉了,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別的方法。」
「喔,如果你想不出來就算了。」她開始收拾包包,起身拿出雨傘。
「難道妳要我跟Eva說不能幫她修,因為妳不高興嗎?」男人有點生氣了,唉,人一動氣就會在談判桌上敗陣,這會兒說出自己無法承擔的話了。
Grace知道絕不能見獵心喜,她露出對這提議不太滿意的樣子。
男友說:「這樣妳還不滿意?妳太不講理了吧?」
他平常應該多請我們去喝下午茶,因為所有朋友都知道,想用凶悍或發怒來克制Grace,是絕對不會奏效的。她只會更堅決,絕不會妥協的。
Grace坐下來,沈思了一會,點頭說:「你說得也對!」然後,她迅速拿起男友的手機,按下回撥鍵,把電話拿給男友。
他摸不著頭緒,問「什麼?」
「Eva。」Grace簡短地說,冷靜地看著他。
電話中傳來一聲「喂」,因為事出突然,男友硬著頭皮說:「Eva…抱歉,我沒辦法去幫妳修。」
他闔上手機,因為自己作了這個妥協而變得理直氣壯起來:「這樣可以了吧?」
Grace仍然不動聲色。他讀不出她的心思,開始猜測,是不是自己講得不夠絕情呢?於是他解釋:「我不是不想講原因,但是她把我電話掛掉了!」
接著Grace什麼都沒再說就走了。她告訴我,這次吵架,她設定的目標是讓Eva嚐嚐被拒絕的滋味,至少要讓她覺得「他怕現在的女朋友生氣,竟然寧可跟我說不行」,至此Grace已經達到目的了,再待下去,男人就會惱羞成怒,開始亂發脾氣。
「過幾天,如果他想和好再說囉!」
「如果他怪妳逼他拒絕Eva呢?」 我問。很多男人仍然認為女人的嫉妒是「七出之罪」啊。
「什麼?我並沒有叫他這樣做啊?是他自己提議的,手機撥了號拿給他,他也可以掛掉啊!」Grace說。
說得也是。跟男人吵架時想達到的目的,用不同的步驟訴求,就會有不同的結果。如果她一開始就說「不管!你要跟Eva說不行!」結果會如何呢?
跟男人吵架真是一門藝術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