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離會愛上她~實至名歸小甜心 侯佩岑


BEAUTY大美人(2012-01-17)

即使侯佩岑已是人妻,問起身邊同事對她的看法,80%女生回應「就是男生喜歡的那一型啊」,不否認,有點酸。觀察台上代言保養品的佩岑,記錄如下:笑的時候聳單肩、掩嘴張大眼無聲笑、吐舌頭,心中暗暗佩服她,妳有厲害!招牌甜姐兒動作一次收集好了!採訪當天問她,這些小動作如何訓練的?怎可如此自然?她訝異說:真的嘛?!我真的這樣嘛!唉優!好噁心、唉優!夭壽喔!


唯一志願,不給人壓力,要Happy Together
回過神來,她回答:這可能是我化解不好意思的方法吧。大學時,她大一副修心裡學,「有堂課是跟同學面對面,我在他面前演講分鐘,然後他採訪我。我記得他問我,妳為什麼要一直笑?你在高興嗎?」「我沒有」「那你緊張嗎?」「我想我是緊張」「但妳為何要笑?」侯佩岑事後自我分析,這也許是她化解尷尬、緊張的方法,「就像當年播新聞,我一坐上台就笑,假裝自己不緊張。」
面對壓力緊張,有人臭臉、有人失控發瘋、有人哭,有人選擇笑。侯佩岑說自己從不是個有野心的人,「我就是人家說的那種胸無大志」,小時候人家問;侯佩岑,妳長大要做什麼?她會回頭看媽媽,媽就說:妳高興就好了。即便是現在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媽媽還是會跟她說,妳要快樂。
大學畢業她想要念研究所,當時盤算,研究所畢業,到時就來結婚生小孩。
人生沒有遠大的目標,事業更沒有。唯一的志願,是做個不要給人壓力的人。
「有些人會讓旁人感到緊張,但他不是故意的,我希望能讓身旁的人快樂,Happy Together那樣。」甜姐兒的世界,很多時候我們解讀為「天真」,妳怎麼可能討好(讓)每個人開心?但妳也不得不暗自佩服,甜姐兒是特殊人種,有種妳無法到達的,偉大。

婚後享受穩定踏實的感覺
宣揚快樂的人,另一面常是緊繃。唸書時,老師交代功課,侯佩岑回家一定會馬上做,一直到現在,只要有工作她就處在緊張情緒,要一直到人都散了,才能放鬆。「尤其以前在新聞台很急,我不想拖到別人時間,因此工作時我無法”冷靜”吃便當。」
侯佩岑面對悲傷、難過,是用「寫」的。從高中開始她有寫心情的習慣,到幾現在累積可觀的數量,「我曾跟我好友說,如果有一天,我怎麼了,記得把它燒掉啊,不要讀喔。」她回憶當時爸爸過世很難接受,「我不敢去想,我不知道親人過世是這樣,但愈是避免,愈積愈多。那時一直想不要哭,當時每天都有工作,暫時不想、也不知道怎麼跟人家說。某天晚上,我寫了封信給我爸,很傷心地寫,把很多心理沒講的話寫出來,邊寫邊哭,寫完後,拿去燒給他,這過程幫助我很多,面對自己的情緒是非常好的。」至於筆記本,她看到漂亮的就會買,唯一重點是一定要有畫線,「不然我會寫很歪,哈哈!」
「自由」一書作者提到,能夠腳踏實確定成為某種人,不是矛盾、好幾種可能性的,那感覺是舒服而輕鬆的,佩岑的婚後心得正是如此。「生活沒有太大改變,心情覺得比較踏實穩定,比較可以作自己。」談起老公,最欣賞他孝順善良、正面,ground(實在),「認識他到現在兩年多,跟期望值沒有落差太大。」剛滿33歲的她笑說有時會嚇到,「額!我30幾歲了!不過,女人轉30,是種宜人的狀態。小時想當白雪公主、工作時有典範、到了一個年紀,妳開始會接受自己是怎樣的人,而非去追求、期望成為某一個樣子,這種感覺是有過生活歷練、有工作經驗才能體會到的。」


卸妝4瓶、愛敷面膜,每天抬腿
光是卸妝,侯佩岑就用了4瓶的產品,眼唇卸妝液、T字用清爽卸妝水、兩頰和額頭用卸妝乳,最後再用洗面乳。洗
臉她一向用冷水(不管天多冷),身體沖完熱水澡,最後會以冷水沖手腳,她說這樣皮膚較緊實、毛孔也比較「縮」。一有空她幾乎天天敷面膜,敷前會先把化妝水、精華液、眼霜擦好,敷完保養再重複一遍,真是「功夫」保養!
她的一雙纖細美腿,秘訣是每晚抬腿抬到麻為止。「高中都一直坐著唸書,蘿蔔腿、臀部大我都有,我媽還帶我去給人家按摩。從大學開始,我整整抬了四年的腿,睡前雙腿掛在牆壁呈90度,掛到麻為直,大概3個月可看到效果」,她說這招很有用,開玩笑說都不必擦東西啦!會!跟多數明星說私下愛素顏不同,唸書時不管多早的課,她都會畫上眼線+睫毛膏,「愛漂亮嘛~我還會刷點腮紅粉,現在喜歡像曬過太陽、有光澤的金橘色系,刷在笑肌,一點點帶過鼻子,但起來很有元氣。」

到適合的,開心用、輕鬆用
談到抗老,她最在意鬆弛和紋路,「不是說肌膚一定要多緊,但一定要彈性」,用保養品不喜歡太油膩皮膚無法呼吸感覺。「價錢不是重點是,找到合適的才珍貴。」


獨家!佩岑近距離
第一次見到侯佩岑本人,被她的好皮膚嚇了一跳!她的肌膚細緻又很薄,膚色白皙透明到可見血管,跟志玲姊姊有的拼!之前還誤會人家:妝很濃,真是對不起。另一個誤會很大的,是她迷濛的小鹿眼神是天生的,不但沒戴娃娃放大片,還黑白分明呢!「我沒有近視,所以不太會戴隱形眼鏡,之前造型師曾幫我買過Ciba Vision變色片,想試不同眼神,結果死戴不進去,真的要靠運氣。」侯佩岑真的是天生美女,編輯有眼見證,大家就別再猜了!
Q1:婚姻中有可能一直對另一半有熱情嗎?
我覺得有可能!我也相信有(溫柔聲)。
這可能跟個性有關係,那天收到題目,我看到這問題,我有特別想一下,我覺得愛一個人即便妳跟他跟親人一樣,一樣會有熱情的時候。
Q2:對於感情不順、遇不到對象的熟女,有什麼建議?
我覺得非常好!盡情地去享受沒有對象的時間。
沒有人永遠都是順利的,感情跌倒了?去感受一下痛的感覺,等到有兩人生活,妳就不要再那邊想,一個人有多好了!如果妳已經單身十年了?那表示妳能跟自己相處的很好,肯定一定也能跟別人處得來,姻緣就在不遠處啦!(編輯心想:真是正面啊!)
Q3:想吸引優秀好男人,您建議怎麼做?
Keep Open Mind,給別人、也給自己機會。
不要拒人於千里外,不錯的人就打開心房認識他。吸引優質男喔?保持微笑吧,女生會笑、比較沒距離感。如果你已經鎖定對象,那就多聊點自己、透露自己的狀態,這是誠實,讓對方有跡可尋。
Q4:您的瀏海完美聽話,請傳授整理秘訣。
真的嗎?!Really!
瀏海洗好頭、
逆梳、要逆著吹,這樣會比較聽話、比較澎松。噴髮膠不能直接對著噴,要散著噴,感覺鬆鬆的、不會很定型。全綁乾淨、或中分,打開,我這邊有炫,其實還蠻容易打開的。

於紐約專賣80年代Vintage珠寶店
我平常很戴金的,今年想說買點金色的飾品來帶帶,是現在珠寶很少找得到,以前的金比較便宜,用料比較乾脆。
項鍊:Oscar de la Renta
碎鑽手環:BVLGARI古董
骨董手錶:CHANEL


冬天愛用香水
幾年前香奈兒推這一套香水,那時對這瓶以香奈兒女士用來找靈感的渡假公寓特別有印象,覺得好酷喔!別墅的味道耶,當時聽了簡介,就跟「婦女」一樣,喔喔喔~我買,一次買了十瓶回家,。香奈兒.Les Exclusifs香水-18法式別墅NT9650
1.1938年香奈兒女士在南法的La Pausa別墅
2.用了十幾年的歡沁香,幾乎沒換過。/雅詩蘭黛

 

【專訪】「墾丁帆船之旅」系列報導之五:探索地平線那端的異國風情 — 專訪海洋之子劉寧生


【專訪】「墾丁帆船之旅」系列報導之五:探索地平線那端的異國風情 — 專訪海洋之子劉寧生
2004/12/23 10:50 pm 蔡政儒

於 1992 年創下國人以中型帆船橫渡太平洋的紀錄,更進一步於 1998 年底起,花了近兩年半的時間,以「跨世紀號」成為台灣乃至於華人駕駛帆船環遊世界一周的第一人。這一切的一切,在現今充滿高科技產業的台灣社會中,成為令人難以相信的傳奇。這一位當代海洋冒險家就是劉寧生,其前半生的冒險生涯前都詳實記錄於由圓神出版社所出版的《海洋之子劉寧生》一書中。

但是許多人都不知道劉寧生,如果提起他那曾深入非洲、婆羅洲…等地的原始部落尋訪人類文化藝術的父親,也就是保育尖兵/畫壇老頑童劉其偉,或者於 1998 年播放的和信水蓮山莊電視廣告 賞鳥篇釣魚篇 中的那一位看起來神態十分悠閒的都會雅痞,就會有許多人知道了。笑容可掬、生活簡樸的劉寧生,待人真摯而和善,其十分悠閒的神色與毫不做作的舉止,甚至於生活風格,都與水蓮山莊廣告中相同,友人習慣稱其為「船長」,而比較正式的職務則是「台北市帆船協會理事長」。

會與船長相識,是由馳名於國內鯨豚與潛水界的友人「白叔」白榮吉先生(冰果室也曾介紹過)的介紹;當我第一眼看到船長,總覺得面熟,後來才從白叔口中證實他就是「不保證釣得到」(水蓮廣告詞)的那一位。後來逐漸與船長熟識,更進一步四處吃吃喝喝;而船長也受到白叔等人的影響,購買了 Cube 與小白,從此我與其他 Mac 友人就有更多機會和船長討論 Mac 相關的問題,而船長更是冰果室的網友。也因此因緣,我和其他友人遂於 2001 年以及今年,兩次有機會組織團隊,乘坐船長的跨世紀號,從墾丁遊艇港出海體驗帆船乘風破浪的滋味。

第一次搭乘跨世紀號後,就想訪問船長。但一來因為忙於其他事務,二來不知道船長是否願意接受專訪,所以一拖竟然三年光陰飛逝!直到這一次再度搭乘跨世紀號,才下定決心一定要專訪船長。當我向他提起時,船長一口允諾,並於次日也就是 11 月 25 日完成我這個埋藏在心中三年的心願。

船長住在新店市公所附近的巷內,房屋由於地理環境的關係,通風極佳,夏天甚至於不必開冷氣。船長的書甚多,大多都是與自然科學、航海、探險有關,想當然耳,船長也有與自然相關的著名黃框框雜誌《國家地理雜誌》。船長親自下廚,以西班牙進口的義大利麵條與素的義大利麵醬,為我烹煮了素義大利麵。船長將白色的計時器撥至 11 分的位置倒數計時,顯示出其一絲不苟的個性。

船長推薦的進口麵條果然Q勁十足,我狼吞虎嚥吃完整盤麵後(遇到越好吃的食物,我入口的速度就越快…),和船長休息片刻,就開始這次的專訪。

劉船長坐在心愛的 PowerMac G4 Cube 前侃侃而談。

■ 我們祖先就會航海,為什麼我們現在不航海?

照著原本擬定的一堆問題中,挑出了自以為最適合當成第一個問題「為什麼喜歡海洋與大自然?」來詢問船長,並且等待他會侃侃而談,說出一大堆故事,或許與其父親的冒險喜好有關,或許是受到多年前婚姻終結的衝擊。結果沒想到我所得到的答案竟然是簡單扼要:「我們祖先就會航海,為什麼我們現在不航海?」不過船長愛好海洋,還是其來有自。他坦承不知為什麼,其從小還住在彰化溪州時,就喜歡水。後來搬到台北後,也時常到海邊戲水。

船長表示,接近海洋,就能感到一種自由自在的快樂;後來環球航行時,只要抵達異國的港口,體驗當地的風土民情、文化習慣,甚至於認識新的朋友,那種新奇與不可預測的體驗,這也可說是這種快樂的延伸。或許也是這股力量,引導船長在壯年時期遭到婚姻與事業的重大打擊時,轉投入大海母親的懷抱吧!

■ 人們應當敬畏大自然!

船長時常為人所詢問其與海洋搏鬥的感想。往往船長可以從這樣的問話,了解到發問者對於海洋乃至於大自然的親近程度。因為「真正接觸大自然的人,越能夠了解當去敬畏大自然的力量,而不是去『挑戰』大自然,或是與大自然『搏鬥』,」講到這一點,船長表情變得嚴肅起來:「大自然有時候是十分友善的,有時候卻變得冷酷無情,人們要去接觸大自然,就該學習如何去安全地接觸大自然,而不是無知地前往。因為你的無知可能會為你帶來難以預料的危險。」船長回憶起其環球航行的經歷,強調在大自然翻臉時,只能靠著經驗與運氣來設法脫離危險,「而且不可犯錯!」船長說:「在危機來臨時,你如果還犯錯,就只有讓你一步步走向悲劇。」

我提起這次的航行中,船長曾經因為船員操作的錯誤,而高聲斥責。船長很難為情地笑了笑:「有時候我也覺得這樣做不太恰當。帆船操作的學習應該還是有程度上的方別。」船長指出,全世界的帆船運動,超過九成九以上都是「休閒性質」,換言之,絕大部份的帆船都只會在港口範圍內,或者近海航行。真正越洋航行的甚少。「所以或許我不應該以這樣嚴格的態度來要求學員,畢竟大部分的人想要學習駕駛帆船,都是以休閒與娛樂為出發點。」船長喝了一口茶:「跟一般的學問相同,帆船航行所需要的學問也可大可小。如果你只是以休閒的態度看待此項水上運動,那麼就不需要太過深入,反而打壞了你休閒的輕鬆與樂趣。」

船長站在跨世紀號甲板上指揮若定,神情也較平日在陸地上嚴肅多了。

■ 若認真看待航海,要學的可多著呢…

「但是如果要認真起來,要深入的可就多了。如果想要操作帆船,必須認識風力、潮汐與流體力學,導航需要天文與地理等相關知識;要順利操作與維護船上的機械與儀器,也得就機械、電子等相關知識有所了解;船體的維護需要材料科學與整修的知識;航行中飲水的電力的使用與儲備是很重要的,你也得了解水的過濾以及電學。」聽著聽著,我不禁瞠目結舌,真的是無論什麼事情,不可只看表象;只要深入,就會發現都是學問。難怪許多人以無知的匹夫之勇,去接觸大自然,沒事情的時候,就沒有事情,但當所有的好運氣用盡,可能就會帶來悲劇。

當我提及青少年乃至於孩童,去戲水而遭到無情山洪、暗流或者是浪花的吞噬,淪為波臣的悲情結局,船長強調,雖然家庭與學校對於這方面的教育有所貢獻,但還是不夠;但也不能拿這些悲劇,來當成反面教材,讓許多人因此覺得「大自然是危險的」,而更不可因噎廢食,船長舉了個很好的例子:「現在只要一發布海上颱風警報,整個海灘都封鎖了,這樣實在太離譜。有時候颱風還很遠,但那麼早就封鎖海灘,讓從事風浪板運動的朋友喪失了玩樂的好機會。」

靠岸後,船長領著大家將帆收起。

■ 台灣還有戒嚴!戒嚴地區就是海洋!

提到這樣的處理方式,船長難過地搖搖頭,因為他認為現在台灣水上運動最大的問題,就是還有「戒嚴」,對海洋的戒嚴!船長認為台灣地區的海洋戒嚴有兩個層面,一是法律的過時與港口控管所造成;二是人民心理長久以來對海洋的戒嚴。

要推行迎向海洋的水上運動,首先就是過時的法令所帶來的窒礙,目前台灣的法律只知道商船與工作船,對於「遊艇」並沒有特別的界定,所以相關的水上活動都受限於船舶法中不合時宜的規定。近年來在船長與許多熱心人士的努力下,在這方面已經有所突破,原本他們考慮要為遊艇另訂新法,但立新法十分曠日費時,所以後來改採於目前船舶法下修訂適合遊艇的章則條例。至於政府方面正由政務委員林豐盛先生以及行政院體育委員會的「海洋推動小組」在努力,希望明年能夠開花結果。

至於港口的控管方面,台灣目前所有船隻進出港口,都得向海巡人員登記,這樣的監控動作在全世界各國來說,僅有少數共產獨裁國家才有這樣的控管動作;而根據船長的了解,這樣監控是非常不符合效益的,因為「根據海巡人員表示, 85% 破獲的案件都是靠密報」,換言之,海巡署這樣的監控只是擾民又累己。「要控管,可改採目前海關的方式,那就是抽檢。」船長覺得這樣一來,還是有檢驗的動作,讓想要走偏鋒的人還是有所顧忌,但也不會太擾民,這樣一來就是雙贏的局面了。

跨世紀號進出港口,都得靠向海巡艦艇向海巡人員報到,並清點人數。

至於因為過去幾十年來因政治環境所造成人民心理上對海洋的戒嚴心態,船長希望大家對於海洋乃至於大自然,必須去面對它,了解它,體驗它,而不是迴避它,害怕它,不理它。畢竟台灣是個四周環海的國家,怎麼能夠忽視海洋呢?政府乃至於社會、學校、家庭甚至於媒體記者,對海洋的定義通常都是「危險的」,所以「君子不入險地」。船長以為,這樣的消極逃避是失敗的,「經過適當的教育與訓練,當一個人能夠對於其所從事活動的環境有所認知,而設備與自身的準備都完成時,就可以勇敢地面對大自然,享受大自然。如果只是一味地防止年輕人冒險犯難,那麼這個國家就沒有創新的動力,你怎麼能企盼國家能夠強盛呢?」

■ 為了享受大自然,人人都當做好準備

許多人沒有做好準備,對環境有輕視的觀念,對相關的工具不了解,準備不確實,就進入海洋,進入大自然,結果遇到了難以預料的狀況,發生了不好的事情,「這不但是你自身的安危受到嚴重的影響,你的愚昧還影響到從事相關活動人們的權益,也隨之被影響,被剝奪…」船長以誇張的語調模擬媒體大作文章的頭題:「你看,大海多危險啊,又出問題啦~」這會對多少人產生影響?政府受到媒體與輿論的壓力,對於相關的活動的開放也有可能改弦易轍。

船長覺得這些觀念,必須從小就要建立。這也就是為何當有團體搭乘跨世紀號做體驗之旅時,他總是在適當的時候,讓小孩兒先行掌舵,享受親手駕船的樂趣。「只有從小親近海洋,就會熱愛海洋!」也因為擔心風浪太大會嚇到此行中的三位幼兒,這次我們的帆船體驗之旅,原本兩次的出航計畫也調整成一次,由此可見船長的細心。

船長指導冰果室技術編輯「燦哥」之子張瀚中駕駛跨世紀號。

其實這樣的顧慮不是沒有道理,船長提及了其香港友人的兒子在年幼時第一次出航結果因為不穩定的天氣而對航海留下了惡劣的印象,從此逃避所有航行機會。直到中學時,終於又有機會;當那位少年懷著忐忑不安的心上船後,結果該次航行天氣甚佳,逐漸解開心防的少年此時又見到鄰船有位年紀與其相仿的少年正在悠閒地駕船,於是「別人能,我為什麼不能?」的信念油然而生,遂在該次航行成功地一掃童年時心靈上的陰霾。所以對於海洋的熱愛,「成也航行,敗也航行」,這對海洋第一印象的重要性,似乎不亞於男女雙方的初遇呢!

船長呼籲大家:「人是活在這大自然之中,我們離開人造的世界,投入大自然的懷抱時,只是暫時跟大自然借用了那一小段的時間與空間,進入體驗它。」講到這裡,船長表情顯得凝重:「現在隨著文明的發展,人們不斷破壞大自然的資源,也難怪現在得承受那來自大自然的反撲。」我想著山坡地的濫墾濫建造成的土石流問題愈發嚴重,想著基隆河截彎取直後大幅地改變原有生態及水文的隱憂,想著那壯美的東部國寶級海岸線竟然變成了消波塊長堤,想著超量抽取地下水所導致地層下陷,心情也跟著沈重起來。「所幸,」船長展開歡顏:「隨著一般人們重視開始生活品質與休閒生活,保護大自然的觀念也逐漸落實。」

■ 人都喜歡美好的事物, Mac 就是其中之一

我察覺到這樣的訪問內容已經太過嚴肅,同時也覺得在船長專業上的討論份量也很充足,於是開始轉變話題,詢問他為什麼會使用 Mac 。船長放下手中的茶杯,瞇起眼睛想了想,說:「人都喜歡美好的事物,也追求身邊一切的美,而 Mac 就是其中之一!你看她外觀的工藝設計,與內在的軟體界面,實在都是美極了!」緊接著船長也說出了身為一個老 PC 使用者的重大感觸:「改用 Mac 後,我再也不必像使用 PC 那般擔心中毒!」嘿,這句話倒是實際,也證明了船長的的確確是個「Switcher」,才有如此正確而清楚的體認。

目前船長擁有 PowerMac G4 Cube 450 、 iBook G4 800 與 iPod 10GB ,使用範圍多半是收發電子郵件、撰寫文件與財務方面的試算,這些靠著 MS Office for Mac 就搞定了。問他對 Mac 感覺最遺憾的事情,船長說:「我知道以前 Mac 與 PC 之間的文件往來是個大問題,不過現在這已經大有改善;但對於蒙恬筆遲遲沒有推出最新的 OS X 版本,實在令人遺憾。」當我知道船長的《帆船理論與實務》書中的七萬字就都是靠著 PC 版本的蒙恬筆所完成時,大感詫異,直覺蒙恬筆應該請船長打打廣告!

談起 Mac ,船長就滿面春風。不過在下還是強烈建議蒙恬筆應請船長拍廣告。

■ 廣告明星?一切都是緣份

談到廣告,自然就會講到和信水蓮山莊的廣告。「當初會接拍那個電視廣告,是他人的介紹,介紹人告訴導演:『劉老那兒子似乎很合適這個角色』,於是就找我去試鏡,結果還真的就讓我上場了。」船長回憶起拍廣告的種種:「當時那廣告大家都覺得很特別,其實是導演的功勞,是編劇的功勞,我的演技是沒有什麼特別啦,任何人來拍,在導演與編劇的掌握下,應該都能夠很出色。不過對於我來說,廣告的酬勞正好貼補了環球航行所需要的龐大經費。」

難道之後就沒有人繼續找他拍?「我後來就立刻出國去進行環航了,一去就是兩年多,就斷線了。」回來以後呢?「還是有啦,但我都推掉了,當時的理由是頭髮都白了!」船長發出爽朗的無奈笑聲,但我相信,船長推辭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他不願意被綁住;他寧可將這些時間花在他所喜愛的湛藍大海上。

如果沒有去實現環航的夢想,船長可能已經變成廣告明星。照片中為停泊在碼頭邊的跨世紀號。

■ 夢想的實踐

將時間繼續投資在其所愛與其所專的領域中,絕對是正確的選擇。隨著國人對於水上運動的逐漸重視與參與,船長感受到無比的鼓舞,他也透露了目前正在研究成立遊艇訓練學校的可能性。我相信,船長還有許許多多的計畫正等著他去逐步實現,但現階段船長必須將精力投資在修改相關法律的奔走與帆船體驗之旅的安排,這些正是與精彩的未來環環相扣所必經的波折與風浪。

劉寧生在水蓮山莊的悠閒自在與怡然自得,其實是導演從海洋上借過來的;靠著過人的毅力與堅持,劉寧生以帆船渡過了太平洋,也渡過了人生的轉捩關卡;他實現了環球一周的計畫,也實現了那源自童年的黃金夢想。而未來還有數不盡有形與無形的港口,正等著他揚帆前去,一一探索。而我相信船長希望你我也能一同御風而行。

船長的笑容掩蓋不了心中的雄心壯志…也許下一次航行的規劃海圖,已經塞在背後書架的某一層板上頭。